www.tc165.cn

共青城商务局:我们把赛龙捧在手心 做了很多工

2018-06-15 03:24 作者: 浏览次数:次
江西共青城在通往“手机梦”的道路上走得并不顺畅。“多上项目快上项目上好项目上大项目”,7年前,在一次项目推进会上,共青城相关负责人喊出了这样的口号。彼时,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(共青城赛龙)落户共青城不足5个月。共青城赛龙项目被寄予厚望。据共青城市政府官网数据显示,2010年9月10日,赛龙租赁厂房投产运营,当年即生产手机100万台,产值4亿元,为共青城市创造了1038万元的税收。到2012年产值达到40亿元,仅税收即达1亿元。2013年2月28日,共青城市委一届四次全体(扩大)会议暨全市经济工作会举行。在这次会议上,共青城赛龙风光无限,因纳税居首,被评为纳税大户,重奖200万元。此前,共青城赛龙曾获评共青城市财政贡献奖、外商突出贡献奖、财政上台阶奖。一时风光无限。▲2013年2月,共青城赛龙曾因纳税居首被重奖200万。共青城市政府官网截图但是,仅过了7个月,这个巅峰时期曾拥有2000员工的手机“巨头”便轰然倒下。从此一蹶不振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共青城赛龙尚未被注销。但仅年初至今,该公司就曾10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最高执行标的达572万元。▲共青城赛龙频频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天眼查截图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共青城赛龙的垮掉是因受到当地政府的连环打压。一时,引发巨大争议。但共青城市商务局局长章雪晴告诉红星新闻,如果部分媒体不炒作,这件事情其实没什么,这是由市场规律决定的。从落户到败落,共青城赛龙到底经历了什么?“我们把它捧在手心。”招商:市内企业引荐,签约到投产不到两个月2010年,县级共青城市正式设立。彼时,共青城市各界创业热情高涨。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,共青城市相关负责人曾多次强调,“坚决不走低质增长的老路、同业竞争的套路、牺牲环境的弯路。”手机产业进入共青城的视野。“当时,园区内有手机配套企业。通过这家企业负责人的引荐,我们了解到赛龙。他们当时正好也在广东、湖南、辽宁等地考察。”很快,两家顺利接洽。相谈甚欢,并迅速联姻。在2010年7月19日这天双方正式“扯证”。▲从签约到投产,共青城赛龙只用了不足两个月。共青城市政府官网截图9月6日,共青城赛龙正式投产。从签约到投产仅用了不到2个月的时间。在官方通报中,这被称为“共青速度”。“引进赛龙是我们基于对市场的判断。”章雪晴告诉红星新闻,当时手机确为朝阳产业,“开始几年,赛龙确实为共青城做了很大贡献。”2013年年初,共青城赛龙还被奉为纳税第一大户,但仅仅不到8个月,却兵败如山倒。面对共青城赛龙的倒掉,章雪晴也无能为力。她说,从2010年到2013年,“我们把她捧在手心,也做了很多工作。”“赛龙80%是为摩托罗拉生产。”败落:没市场最致命,负责人也“不是很优秀的管理者”共青城赛龙为何会在几个月时间内轰然倒下?章雪晴否认了政府的打压。她说,这是市场决定的。“赛龙80%是为摩托罗拉生产。但摩托罗拉被谷歌收购后,它再没大客户。没市场,怎么做。这是最致命的。”同时,她认为,共青城赛龙的倒下与负责人代小权也有一定的关系。章雪晴说,自己并非否认代小权的能力,“但他只是技术性人才,不是很优秀的管理者。手机行业,时效性强,更新迭代快。当时,他离开深圳,想把企业带好。但扩张太快,两年左右,高峰期时就有两三千工人。这需要磨合。总之,市场的变化,管理人员应作出及时的应对。他缺乏这方面的经验。”▲代小权图据网络2010年,共青城赛龙的发展如火如荼。之后,手机电池、线路板、充电器、天线制造、手机方案设计等四十多家手机链条上的企业入驻,迅速形成规模。2013年,在共青城赛龙倒下前夕,江西省唯一的手机产业基地成立。可惜,夕阳无限好。一场重创即将来临。据多方消息,2011年8月,谷歌宣布收购摩托罗拉。尤其是,2012年12月起,摩托罗拉不再从事手机生产制造。在最重要的客户逐渐抽离中,赛龙开始出现严重问题。资料显示,2013年上半年,赛龙因资金不足影响,放弃了近1亿美元的订单。当时,资金缺口近2亿元。同时,在共青城市《2013年上半年工作汇报》中,共青城赛龙开始落幕。这份报告中这样写到,“由于共青城电子产品行业缺乏支柱品牌,生产的产品缺乏竞争力,且产业副加值较低,企业生产经营十分困难。如生产中低端智能手机的赛龙公司,1-7月同比减少收入近4亿元,入库税款同比减少1067万元。”而此时,共青城市政坛并无大的变动。“手机业尚未形成支柱产业。影响:相关企业出离,政府仍在想办法救它章雪晴感慨,手机产业更新换代太快,2012年到2015年,三四年间,手机行业倒下了一大片,成了巨头市场。而之前入驻的四十余家手机产业相关企业也纷纷出离,“只剩下10家左右。”共青城赛龙停产至今,仍未注销。章雪晴说,政府仍在想办法救它。经过这次舆论风暴,章雪晴也总结了经验和教训,“很多时候,招商引资,还要交给市场。我们要尽自己所能。但还是要看企业自己。”她强调,共青城赛龙虽然并非自己亲手引进,但是,“引进赛龙不是误判。只因市场变化太快。”赛龙事件至今疑云重重。而共青城赛龙负责人代小权的命运难料。钛媒体报道称,自2014年2月到4月代小权被非法拘禁,到4月,代小权在被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被放出。2015年1月,因涉嫌个人逃税,被刑事拘留,并于次日改为监视居住,至此之后即便毫无“逃税”证据,代小权也再没获得过自由。到2017年5月又因公司逃税罪被诉,7月被执行逮捕并火速一审宣判,现在代小权仍被关押在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看守所。而原计划于今天在九江中院开庭的代小权案又被延期。共青城市副市长张志坚向红星新闻感慨,部分媒体只是在纸上谈谈,要等官方通报。这次舆论漩涡中的共青城市是否遭遇重创?章雪晴说,手机产业确是共青城的主攻方向,但尚未形成支柱产业。如今,万亩手机产业园荒废,任杂草丛生。一切戛然而止,仿佛从未发生。

上一篇:*ST獐岛拟向大股东出售资产 21日复牌
下一篇:快讯:两市震荡下行 保险板块跌幅居前
关键词:市场企业城市手机共青